• <code id="wgag4"></code>

    由于右眼肿瘤引起癌细胞转移,黄石实验学校体育教师涂晓东终究没有跑赢时间,带着对云阳县脱贫摘帽的期盼抱憾离去,走完了他五十一年的人生。

    这一天是2018年6月9日,距云阳县脱贫摘帽迎国检只差?#25945;臁?#32780;两个月后,全县即顺利通过国家专项评估检查,如期实现高质量整体脱贫摘帽。

    “但这一?#26657;?#29240;爸都看不到了!”一说起父亲,两行清泪便不由自主地从涂婧的眼角渗了出来。

    生命的时间表排定

    涂婧记得,父亲这场病最初发生在2013年。那年三月下旬,她随父亲和幺爸驾车去贵州,穿过一条隧道时,躺在后排的父亲忽然说道:“咦!隧道里怎么不开灯呢?”

    “不是开着的吗?”涂婧回头,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    “我看看——”父亲坐起身对着窗外,用手分别捂住两只眼睛,发觉右眼看不见亮光,不过,一会儿?#32456;?#24120;了。旁边驾车的幺爸说:“到贵阳买眼药水滴滴。”

    “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怎么能马虎?还是要去医院瞧瞧。”父亲一句俏皮话逗笑了涂婧和幺爸,她?#20004;?#30340;心顿时松弛下来。

    随后的一个月,涂婧和母亲先后陪父亲去了重庆、成都等地的大医院,检查的最终结论是:右眼患了恶性视网膜黑色素瘤。医生建议摘去右眼,装上假眼。

    当晚,涂婧和母亲都没有吃饭,坐在宾馆的房间里沉默不语。父亲反倒显得乐观,一边吃着快餐,一边笑劝母女俩:“医生不就说了还有希望治好么,?#36136;?#20570;完就没事了!”

    身为护士,涂婧隐隐感到,从这一刻起,父亲生命的时间表已经排定。

    从保护对象到忙人

    涂晓东做完?#36136;?#22238;来,刚好是暑假。开学前一天,教务处主任钟劲松和校长秦克欣商定:让涂老师休息一学期,好好在家养病。

    钟劲松去征询涂晓东意见。涂晓东伸伸胳膊,踢踢腿:“你看我手好脚好身体好,虽然丢了一只眼,照样能看,照样能干!”

    “你才做?#36136;酰?#36824;能带学生蹦蹦跳跳吗?还是先把病养好再来上课吧。”

    “不能上体育课,?#19968;?#33021;做别的事,反正不能闲着!”

    一丝忧郁掠过涂晓东的眼角。钟劲松被这丝忧郁打动,就同意他来上班,条件是这学期不给他排课,他能做点什么就做什么。

    开学一周后,钟劲松去教师办公室找大队辅导员徐老师说事,发现涂晓东独自坐在办公桌前,木然地望着窗外。

    “涂老师,不舒服吗?要不?#28982;?#21435;休息?”钟劲松问。

    涂晓东脸一沉:“休息!你们都让我休息,我真不中用了?”又嘟哝一句:“这个也说没事,那个也说没事!”

    钟劲松哑然失笑,心里明白肯定是大家不忍?#37027;?#20182;帮忙。

    两人正说着,总务处主任周?#20048;?#21254;匆走来:“老涂,电脑室安装电脑,我实在忙不过来,一大堆报表要填,还得麻烦你去帮忙照看一下。安装师傅已经来了。”

    涂晓东愁?#21363;?#23637;,?#29677;А?#22320;站起来:“走走走!”

    学校进了二十几台电脑和配套电脑桌。一连几天,涂晓东都守在电脑室,给安装师傅小陈打下手。有一天,周?#20048;?#21435;查看安装进度,一进门小陈就问:“涂老师呢?”周?#20048;?#35828;,涂老师被教务处请去突击统计学生体质健康数据了。小陈一脸失望:“涂老师不在,我一个人干起好没劲!”他告诉周?#20048;遙?#28034;老师不光手脚勤快,做事麻利,还很会讲故事、讲笑话,跟他一起干活,时间过得飞快。

    第二天,涂晓东做完教务处的事,?#21482;?#21040;电脑室继续忙活。那天晚上十二点多,周?#20048;?#20174;县城回来,看到电脑室灯还亮着,想是涂老师他们临走忘了关,遂走?#19979;?#21435;,进门就见涂老师赤着胳膊,一个人在安装键盘架。他心里一惊,忙说道:“老涂!还没回去?——你可要悠着点!这些等小陈来装。”

    涂晓东瞟了一眼周?#20048;遙?#21448;继续干活,一边说:“没事!你看我不是挺好嘛。过?#25945;?#23601;要考试了,得赶紧安装好。”周?#20048;?#30693;道他干事倔,只好留下来陪他一起安装,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结束。

    后来,学校的六大功能室,涂晓东都参与了管理,特别是科学室、科技室和劳技室,几乎被他包揽了。他把这三大功能室管理得井井有条,老师们借器材,径直找他,似乎都忘了周?#20048;?#36825;个“正主儿”的存在。周?#20048;?#20063;乐得他来帮忙管理,说他给总务处减轻了不少担子,笑称他是总务处?#29240;?#34892;主任”。

    涂晓东干起事来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,渐渐的,老师们几乎都忘了他是动过?#36136;?#30340;病人,总爱请他帮忙。从此,这个原本?#24125;弧?#20445;护”的对象,成了全校最忙碌的人。

    邓志棋家的日子越过越好

    用情点燃一家希望

    涂晓东第一次跟黄石镇迎新村贫困户邓志棋见面,就给这个小伙子留下了良好的印象。

    那是2017年初夏的一天,邓志棋正低头打扫自家院子,蓦然听到一个声音问道:“小伙子,你就是邓志棋吧?”

    邓志棋抬起头,看见眼前这个?#25104;?#24471;红红的男?#29992;?#24102;笑容,留着寸头,穿着一件泛黄的白衬衫,面容虽然清瘦,却显得挺有精神,只是右眼有点怪怪的。

    邓志棋?#29677;擰?#20102;一声。

    男子自报家门:“我是你妹妹学校的老师,叫涂晓东,是你家的帮扶责任人。”

    邓志棋赶紧放下扫帚,连声请涂老师去屋里坐。

    邓志棋十八岁就患了肾病综合征,随后的八年住了四次院,欠下三十多万元债。家里除了他和父母、妹妹,还有爷爷、奶奶。两个老人身体都有恙,爷爷需要长期吃药来缓解胆?#24050;?#25152;带来的痛楚。

    自从得了病,邓志棋渐渐失去了笑容。这种病只要受了累就容易复发,所以他不能去打工挣钱,只能待在家里帮父母做点轻松活儿。眼看着正该奋斗的大好年华,却不能一展拳脚,他心里犹为失落。

    这天,涂晓东跟邓志棋聊了近两个小时,聊他的病,聊他家面临的难题,鼓励他别灰心。涂晓东指着自己的右眼说:“看到了吧?我这只假眼是四年前动?#36136;?#25442;的。虽然我失去一只眼睛,但仍然活得很快乐。人一辈子难免遇到坡坡坎坎,你的病也不是无药可治,只要有信心,一定会好起来!”

    经过这番长谈,邓志棋觉得心里亮堂了许多,多年郁积的一股?#40644;?#20043;气顿时得到?#22836;擰?/p>

    这次走访,是涂晓东担任邓家帮扶责任人后的第一次。其实,学校领导担心他身体吃不消,原本没打算给他安排扶贫帮扶任务,是他一句话让领导点头了:“我和邓家小伙同病相怜,更容易沟通,有谁比我更合适?”

    这次走访后不久,涂晓东又来到邓家,与驻村干部一起帮助他家?#36139;?#33073;贫计划,发展?#36538;?#34092;菜种?#30149;?#27492;后他每个月?#23478;?#26469;邓家,查看邓家的蔬?#39034;?#21183;,跟邓志棋谈心。

    经过几场雨水的滋润,邓家的蔬?#39034;?#24471;越发葱?#20303;?#37011;志棋的父亲?#35828;?#35265;?#25104;?#32509;放出难得一见的笑容,脑子里绘就了一幅丰收的图景。但是,两个月后,蔬菜虽然丰收了,却正赶上旺季,不光价格低廉,连卖出去都成问题;而地里的蔬菜却像赌气似的,一茬接着一茬长,似乎永远都卖不完。?#35828;?#35265;蒙了,没料到竟是这个结果,他多么希望这些蔬?#39034;?#24471;慢些,再慢些。

    涂晓东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,他到邓家见到父子俩沮丧的神情,一时也不知所措,嘴里不停念叨:“怎么会这样!”过了一阵,他对?#35828;?#35265;说:“老邓,别难过!剩下这些蔬菜我来想办法!”

    回到学校,涂晓东找到总务处主任周?#20048;遙?#35831;求学校食堂采买邓家的蔬菜,随后又联系驻村干部,请求他们单位食堂也帮邓家销一部?#36136;?#33756;。邓家蔬菜每回一运到学校,涂晓东就全校吆喝同事们来买,他自己也提着一只大菜篮尽量多买一些。

    由于找到了销售门路,邓家并没有遭受太大损失,邓家父?#21491;采?#31245;松了一口气。

    涂晓东又与驻村干部合计,认为邓家不能再搞随行就?#26657;?#24517;须突出差异化、特色化,于是建议?#35828;?#35265;发展无公害蔬菜。

    “涂老师,算了!”?#35828;?#35265;抱歉地看了一眼涂晓东,摇头叹息说,“不折腾了!”

    “老邓,这是为啥?”涂晓东大感意外。

    “?#20040;?#23601;这样过吧,谁叫我们是贫困户呢!要是再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啷个办呐!”

    “贫困户更要把日子过好,不能遇到一点挫折就失去信心。小邓的病需要钱,他爷爷奶奶吃药也要钱。你不要担心,遇到问题我们一起来解决……”

    “不,不!不折腾了!”涂晓东和驻村干部都费尽口舌,?#35828;?#35265;始终不松口,邓志棋也没劝动父亲。众人一时没辙,只好暂?#26131;?#32610;。

    第二天,涂晓东又来了,说干了口水也没做通?#35828;?#35265;的工作。然而第三天,他又来了。从学校到邓家,需要坐渡船过河,等一趟船需要一个多小时,他往返一次通常?#27809;?#22823;半天时间。邓志棋见涂老师冒着酷暑连日奔波,又想到产业帮扶这块本不是他分内之事,还如此热心热肠,心里十分愧疚,瞪着父亲生气说道:“涂老师都这么帮我们,你还怕什么呢?我就不信干不好!”

    “我……我……唉——”?#35828;?#35265;转身坐在门前台阶上,望着斜阳下波光粼粼的河水闭口不言了。

    邓志棋见父亲如此固执,就劝涂老师不用再操心了。涂晓东微微一笑说:“你爸要是不答应,我明天还会来!”说着,握拳?#21453;费?#36215;身道别。这时,?#35828;?#35265;终于开口道:“涂老师,那就再干一季试试。”

    涂晓东如释重负地笑了。

    2018年春节期间,邓志棋家终于淘到了脱?#23545;?#25910;的“第一桶金?#20445;?#21334;出的豌豆苗、水萝卜,收入上万元,一下成了“蔬菜大户”。

    邓志棋打电话把喜讯告诉涂老师,电话两头都响起了爽?#23454;?#31505;声。邓志棋告诉涂老师:“爸爸说,开春后要多种两亩蔬菜,再养几只羊。”

    涂晓东在给施银穿上课

    用爱抚摸一颗童心

    2017年9月12日,是黄石镇平安寨社区低保兜底户施中朝许久以来最高兴的一天,因为这天钟劲松和涂晓东老师给他的智障儿子施银穿送教来了。

    施银穿九岁,智力二级残疾,曾经被父亲送到一家私立幼儿园去学习,但是一周后又被送了回来。老师无奈地说:“这孩子,实在是没办法教!”

    施银穿成为学校“控辍保学”的对象后,送教的任务落到了钟劲松头上。涂晓东没争到这个任务,就缠着钟劲松,非要陪他一块儿去送教。钟劲松拗不过,只?#20040;?#24212;了。

    这天,钟劲松和涂晓东备了一袋?#26408;摺?#20070;本和一袋水果、零?#24120;?#19968;人提着一袋来到施银穿家中。他们都是第一次见到这孩子,小小的个头,瘦瘦的?#24120;?#30524;窝凹陷,身上?#32959;?#19968;件分辨不出是白色还是灰色的短袖T恤。

    施银穿见来了两个陌生人,一下闪到妈妈背后,抱着妈妈的腰,探出头盯着面前这两个大人,像一只受惊的小松鼠,显得很警觉。他妈妈同样有轻微智?#24076;?#23458;人来了也不知招呼,只管咯咯地笑着。

    施中朝乐呵呵地请两位老师进屋坐。

    涂晓东走到施银穿跟前,蹲下身,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雪饼在他面前晃,问他想不想吃。施银穿迟疑了一会,抓过雪饼就呵?#20999;?#36215;来。

    钟劲松同施中朝说着话,涂晓东则把施银穿带到茶几前,拿过?#26102;?#25945;他画画。施银穿捉住?#21097;?#29031;着涂老师画的太阳?#19968;?#19968;通,?#27531;位?#25104;了不等边三?#20999;巍?#28034;晓东东想了想,又改教他?#26149;?#23383;“一”。施银穿捉住笔在纸上狠狠一划拉,划出一道深深的斜线,几乎戳穿了图画纸,怎么也写不出一个“一”。

    “这娃娃教不了吧?”施中朝像做了亏心事,?#24551;?#22320;问涂老师。接着又说:“幼儿园的老师都教不了!”

    涂晓东说:“别担心!慢慢来,总会有改变的。”他跟钟劲松商量,说施银穿手指肌能受限,不能教他写字、画画,得教他些别的东西。他朝四周看了看,从茶几上拿起一?#23601;?#30011;书,打开,指着上面画的水果念给施银穿听:“这是?#36824;?#36825;是梨……”

    施银穿瞅了一眼书上的图画,就扭头望着涂老师呵呵地笑,又伸出他那只脏污的左手摸涂老师的耳垂。钟劲松把他的头扳过来,他看了两眼图画,?#21482;?#22836;望着涂老师笑。

    “施银穿!”施中朝沉下脸来,举起拳头作欲打之状,吓得孩子“哇”地哭了起来。

    回学校的路上,钟劲松不由得感叹:“这孩子真是不好教啊!”

    涂晓东一边?#20102;跡?#19968;边说:“这样教不?#26657;?#24471;想点法子。”

    第二周,钟劲松和涂晓东从学校给施银穿搬来一套?#24863;?#30340;课桌,涂晓东还给他买了一只篮球。施银穿看见涂老师手里的篮球,欢叫一声就扑了过来。涂晓东高高举起:“等等!”一面吩?#20048;?#21170;松把课桌摆好,把图画书拿出来。涂老师如?#26494;?#24515;,钟劲松早已甘心给他打下手,于是照吩咐摆好课桌,放上图画书。

    涂晓东把施银穿拉到课桌前坐下,打开图画书,一只手托着篮球对他说:“银穿,想玩球吧?你要是听老师的话,认真跟老师认水果,老师就陪你玩球。”

    施银穿眨巴着眼,仿佛是听明白了。于是,涂晓东指着书上的水果教他道:“这是?#36824;?#32418;红的、扁扁的,像灯笼一样;这是梨,黄黄的,像你家屋里挂着的葫芦……”

    施银穿乖乖地坐着,认真盯着书上的图画。教了几遍,涂晓东就把带来的一袋水果放在课桌上,袋子里面有?#36824;?#39321;蕉和梨子,涂晓东叫他从袋子里拿一个?#36824;?#32473;爸爸。

    施银穿犹犹豫豫地伸出手,在袋子里拨拉一阵,真就找出一个?#36824;?#36882;给了爸爸。涂晓东又叫他拿一个梨给妈妈,他果然又挑出一个梨给了妈妈。

    “还是涂老师有办法!呵呵呵……”施中朝和妻子都笑个不停。

    涂晓东兑现?#20449;担?#38506;施银穿玩球。施银穿像一只欢快的兔子,在院坝里蹦上蹦下,玩得酣畅淋漓。

    第三周,涂晓东说要教施银穿开口说话。钟劲松觉得难度太大,他甚至认为施银穿天生就不会说话。但涂晓东一定要试试。他叫施银穿跟着他念“爸——爸——”“妈——妈——?#20445;?#26045;银穿则含混不清地说着?#29677;!?#21877;——”“哞——哞——”。教了半天,涂晓东嗓子都说哑了,也无丝?#20004;?#23637;。钟劲松心想,看来的确是教不会了。

    这学期的后面几个月,钟劲松因为教务处事务繁忙,送教任务就全权拜托给了涂老师。第二学期,他又同涂老师一起来送教。那天,他们一走近施家院子,?#28034;?#35265;施银穿站在门口,一手指着他们,一边朝屋里喊:“爸爸!爸爸!”

    “居然会?#23567;?#29240;爸’了!”钟劲松大喜过望,侧头问涂老师,“你是怎么教的?”

    ?#21834;?#22920;妈’也学会了呢!”施朝中从屋里赶出来,乐呵呵地说,“涂老师?#30475;?#26469;,?#23478;?#20808;教他说好一阵子,再陪他玩球。”他告诉钟劲松,施银穿不光学会?#23567;?#29240;爸”“妈妈?#20445;?#36824;学会自?#21512;?#25163;、自己穿衣,甚至还能给鸭子?#25925;场?#32473;锅里添水。

    钟劲松盯着涂晓东:?#29677;潰?#28034;老师,真有你的!怎么没告诉我?”

    “没告诉你,就是要等你亲自来看看。”涂晓东?#25104;下?#20986;了一抹自豪的笑容。

    几个月来,涂晓东和施银穿之间建立起了爷孙般的感情,学校总务处主任周?#20048;?#23601;曾见证过这份真挚的感情。有一次,周?#20048;?#38506;他这位“好哥们”去送教,刚走上通往施家的人行便道,站在院坝里的施银穿?#28034;?#35265;了他们。他一边咿咿呀呀叫着,一边跑过来紧紧抱住涂晓东,泪眼朦?#23454;?#26395;着他笑。涂晓东把他抱起来哈哈大笑,老少两个都笑得那么?#27704;茫?#37027;么开心。周?#20048;?#19968;旁看着,只觉心头一热,泪水涌了出来。 

    施银穿如今在云阳特教?#34892;亩?#20070;

    人生最后两月时光

    2018年4月2日,钟劲松和涂晓东又去送教。上完课离开时,施银穿追出去把他们送到便道上。涂晓东转身蹲下来,一只手握住施银穿的胳膊,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头说:“银穿,涂老师以后可能不能来陪你玩了。以后你要听钟老师的话,多学点东西哈!”

    施银穿望着涂晓东,呵呵地笑着。

    涂晓东起身走了两步,钟劲松正要问他为何这样说,突然看见他蜷曲着身躯朝地上倒去……

    从此之后,施银穿再也没有盼来涂老师。

    其实在两个月前,涂婧就发觉父亲开始有些不对劲了:精神萎靡,浑身疼痛,双手无力,连提一小袋水果都费劲。她和母亲多次劝父亲办病退,父亲却总说自己的病不要紧。就在涂晓东最后一次送教前的那个周末,涂婧和母亲还商量好要督促父亲去医院检查,但父亲却坚持要给施银穿再上一次课,他说:“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了,我想再去看看他。”

    涂晓东发病后,周?#20048;?#24456;?#27809;冢?#28145;愧自己感觉迟钝。他想起在涂晓东发病的四个多月之前,就已经出现不好的征?#20303;?/p>

    那是在2017年11月下旬,周?#20048;?#38506;涂晓东去邓志棋家。乘船过河,上了岸通常两分钟就能走到邓家。但这天,涂晓东走得很慢,两分钟?#28902;?#36208;了五六分钟,走得满头大汗。周?#20048;?#38382;他有事不,他摆摆手说:“没事!走急了,走急了。”

    “老涂发病,我也有责任啊!”周?#20048;?#35748;为,要是他当时警觉点,及时把这事汇报给学校领导,早日劝涂老师去检查治疗,就不会这么快发病了,也不会等不到全县脱贫摘帽顺利通过国检。

    涂晓东住院初期,周?#20048;?#38548;三岔五就发视?#28404;?#20505;他。有一次,涂晓东兴奋地对周?#20048;?#35828;:“?#29616;埽?#21548;说有一种药能治我这病,等我把药买到了,?#19968;?#35201;回来上班!”他提醒这位分管学校扶贫帮扶工作的老伙计,?#28982;?#19968;位老师去帮扶邓志棋家,帮助他家保持目前的发展势头。

    不久,邓志棋来了。涂晓东非常高兴,非要坐起来跟他说话。邓志棋扶他靠在床头,老少两个又是一席长谈,彼此鼓励。临别之?#21097;?#28034;晓东提高了声调,满怀憧憬地说:“等我出院了,我要继续做你家的帮扶责任人,我们一起去面对困难,战胜困难!”

    邓志棋滚下泪来:“我们等您回来!”可是他没想到,他不光没?#28982;?#28034;老师,甚至因为在重庆检查病情,连涂老师的?#36820;?#20250;也没能参?#21360;?/p>

    涂晓东的病终究是越发?#29616;?#20102;,在他进入?#38498;?#29366;态之前,还惦记着一件事。恰好这天钟劲松带来了好消息,他告诉涂老师,施银穿的姑姑已帮他联系好云阳特教学校,下学期就去读书。听到这个消息,涂晓东嘴里反复说着三个字:“那就好!那就好!……”

    ?#36820;?#20250;上的欢笑声

    涂晓东发病两个月后的9日早上,涂婧做了一个梦,梦见父亲从病床上站了起来,一言不发,只默默地望着她。然而当天下午五点多钟,父亲却走了,永远都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。

    涂晓东去世后的那几天,学校全体教师自发地?#33267;?#21435;帮忙、去吊唁;一位退休教师停止装修自家房子,来帮忙布置灵堂;涂晓东曾经的一位学生兼同事,从重庆赶来吊唁直?#20102;?#20182;下葬;他的两位调到其它单位的老伙计通宵为他守夜;?#23545;?#22806;地的退休老师?#36861;字?#30005;?#35838;省?/p>

    同事、亲戚、邻居,都念叨着涂老师的好。在家,他从未和妻子吵过一次架;在外,他从未跟人红过一次?#22330;?#26049;边?#26408;?#24215;的老板反反复复地说:“这么好的人,怎么就走了呢!”仿佛不?#36214;?#20449;老天竟会把涂老师这样的好人夺走。

    在涂婧的记忆?#26657;?#29238;亲向来都是乐善好施,对人热情有?#21360;?#22905;小时候曾固执地认为父亲对“外人”?#20154;?#36825;个?#30528;?#20799;还好:家里有了糖果,父亲总是慷慨地分给邻?#26377;?#23401;吃,似乎根本就没在乎过她不舍的眼神。

    14日开?#36820;?#20250;那天,天?#29031;?#34013;,只有几朵白云飘浮在空中。灵堂前面坐满了人,马路对面那坡梯?#30001;?#20063;尽是一张张悲伤的?#22330;?/p>

    校长秦克?#26469;?#34920;学校致?#21097;骸?#28034;晓东老师是一个好人,是一个值得我?#20146;?#25964;、值得我们学习的人……”

    会场鸦雀无声。

    突然,在这片肃穆、悲伤的氛围中传来一串笑声。众人回头,钟劲松看见施中朝带着施银穿匆匆赶来,施银穿一手拉着父亲的衣袖,一手指着相框中的涂老师,咧开嘴呵呵地笑着,?#20999;?#23481;一如平常见到涂老师时那般?#27704;謾?/p>

    (记者 李旭忠)

    ?

    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
   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图
  • <code id="wgag4"></code>
  • <code id="wgag4"></code>